• 西湖美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有幸去杭州,正遇上江南的雨季,阴雨绵绵。“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蒙雨亦奇”。这两句诗提起了我的兴味,竟决意去冒雨游西湖。  雨天泛舟,我观赏到了出奇的山色。雨中的山色,其美好齐全在若有若无之中。若是说它有,它跟着浮动着的轻纱一般的云影,明明已经化作蒸腾的雾气;若是说它无,它在云雾开阖之间显露容颜,倍觉亲切。中国画里有一种技法叫米点山川,用饱墨挥洒大大小小的点子,或疏或密,或浓或淡,用来表示山色空蒙的景致。要逼真地描画面前这幅景致,非米点技法不可。  这时小雨霏霏,水天一色。船儿到了三潭印月,咱们弃舟上岸。恰是红瘦绿肥的暮春时节,然而西湖的花草四时不竭。咱们走过曲折的石桥,桥下的睡莲觉醒未醒。杜鹃正怒放,白的如棉如雪,红的如火如荼,一丛丛装点在绿树翠竹之间。杜若花生长的水边,很像兰花,但不像兰花那样娇气,繁茂,茁壮。醉人的香气扑面而来,难分清是哪一莳花的香气,连那绿茸茸的细草,那碧莹莹的苔藓,好像也在散发出清香。三潭在湖的核心,从这里举目远眺,南北双峰已裹在云层里,看不清了。柳浪和花港消失在浓绿里,间或显露影子似的飞檐。南屏山下闪耀的点点金色,这是净慈寺的琉璃瓦。一切这一切都披上了小雨的网。雨丝时疏时密,景致因此瞬息转变,但见诸文字,天然没法捕获其空灵的意境。  细细想来,若论水,西湖不迭太湖,不迭洱海;若论山,双峰不迭雁荡,更不迭黄山。为何西湖的声名尤高,吸引着更多的游人?是由于湖山掩映,井水不犯河水么?是由于明晴明晦,湖山的转变无穷么?开初游岳庙,我才想通了这个问题。从建筑艺术上着眼,岳庙并没有特征;从造型艺术上看,岳飞的塑像更是不三不四。然而这里的游人四时不竭,很清楚,有谁到西湖来不瞻仰岳庙呢”若是唯一西湖山秀水美,而不白居易、苏轼、岳飞、于谦、张苍水、秋瑾这些伟大诗人、文学家和民族英雄,不传为美谈的白娘子和苏小妹,那末可以想象,游人的兴味是不会这么浓郁的。在这里,天然与人的发明,融为一体,井水不犯河水,天然的美,伦理的美综合为美的极致。西湖之美,就在此啊!

    上一篇:心灵的距离

   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