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学与仕,学与思,学与行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可能,“半部《论语》治全国”的说法过于浪漫主义,但《论语》给我们的启示却历久弥新。一个“儒”字点清楚明了“立人之所需”,而一个“学”字则点清楚明了“立人之所由”。

      

      学与仕

      

      “仕,事也”。儒家看来,人生当无为,无为当“全国为公”。因而,学成而不退隐、不为国家干事是可耻的,至少是不可取的。

      

      “仕,学也”。学为“仕”之转义,也是仕子安居乐业之本业。因而,《论语》深情寄语:“仕而优则学,学而优则仕。”

      

      “学与仕”素来都是相反相成、井水不犯河水。“学而优”——学有余力、学有所成,则当仁不让、当仁不让,进去干事仕进,施展志向。“仕而优”——办事熟能生巧、公务尚有余暇,则少点应付多些回归,勿忘念书,从速“充电”吧。

      

      一意两言,实质是两翼而一体。由此不难懂得,四处受阻“累累若丧家之狗”的孔子,何故会“知其不可而为之”。无论崎岖潦倒仍是得宠,孔子总开释正能量。或给出坦荡的为政之要,“在其位,谋其政;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”。或给出中肯的处世之道,“邦有道,危言危行;邦无道,危行言孙”。(危,正大;孙,通“逊”。)

      

      “达则兼济全国,穷则独善其身。”中国文人的风骨,表面看有“儒”“道”两相,实质上都是儒家肉体浸渐——从“格物致知至心正心”到“修身齐家治国平全国”,哪一项不是在物我、进退间寻找寄托?

      

      学与仕不冲突,事与政都归纳于行,归纳于现身说法——“政者,正也。子帅以正,孰敢不正?”“其身正,不令而行;其身不正,虽令不从。”

      

      仕进与做学问的出发点与归纳点仍是做人。孔子循循善诱门生:“女(汝)为正人儒,无为小人儒。”——你们要做崇高的念书人,不要做低俗的小人。正人与小人的观点,在儒学体系中,俨然是抱负、崇奉与人生价值观的考量。两者对比性的论说,《论语》二十篇中亘古未有。待人接物——“正人泰而不骄,小人骄而不泰”“正人坦荡荡,小人长戚戚”;治邦理政——“正人周而不比,小人比而不周”“正人和而不同,小人同而不和睦”。孔子为谦谦正人,《论语》给人最大的感受乃“如沐春风”。但这不表白孔子“东郭先生”一个,须知,儒家是有准绳的,有担负的,《论语》中有一句话近乎骂人,该当听取:“乡愿,德之贼也。”

      

      正人自傲更自省。孔门门生曾子有“三省”之问(“为人谋而不忠乎?与伴侣交而不信乎?传不习乎?”),孔子有“四不”之忧(“德之不修,学之不讲,闻义不克不及徙,不善不克不及改”)。心存敬畏,能不忧而优乎?

      

      ——学为“仕”业,干部当“读好书”。

      

      学与思

      

      “学而不思则罔,思而不学则殆”。学与思的辩证关系,《论语》一言蔽之,寸铁杀人。后继儒家荀子借《劝学》加以归纳,遂成传世名篇。

      

      学子大凡都有“学”之大志,也有寒窗苦读工夫。但学而不思、学而不化,着实惋惜。如许的学,充其量学成“寻行数墨老雕虫”。不思则迷惘,心中乱网一张,管用吗?当然,思的条件仍是要学,不然蜃楼海市,杯水车薪。学是排汇,贪多务得;思是升华,不可或缺。

      

      “加我数年,五十以学《易》,能够无大过矣。”翻阅《论语》,我总为孔门师徒的精诚所感召。孔子小我私家评估:“十室之邑,必有忠信如丘者焉,不如丘之勤学也。”评估门生:“有颜回者勤学,不迁怒,不贰过。”由此,对韩愈《师说》中“是故圣益圣,愚益愚”的揣度难免更认可。

      

      古代糊口,步履促。“没有光阴念书”几乎成了某些从政者的口头禅。信息化时代,浏览的快餐化、碎片化,又使得“学与思”割裂。不读原著,不读全本,不愿浏览,不深浏览,让我们的思维变成“为无源头活水来”的碎萍一池。

      

      “学如不及,犹恐失之”,这是激起深造的热忱。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”,这是推许深造的意思。“古之学者为己,今之学者为人”,这是诘问深造的素质与倾向。“三人行,必有我师焉。择其善者而从之,其不善者而改之”“博学而笃志,切问而近思,仁在其中矣”,这是点拨深造的方略与途径。

      

      “道听而途说,德之弃也。”孔子聪明,更开明。或者周游列国时那次“眼见为虚”(错怪门生做饭先偷尝)的经验让老人家心有戚戚。因而,他要搞个备忘录:“众恶之,必察焉;众好之,必察焉”“不以言举人,不以人废言”。

      

      “知(智)者不惑”,由学而思,由思而行,儒家的聪明很大程度上表现为反思。于是有了“四绝”之戒与“九思”之勉。“四绝”为“毋意,毋必,毋固,毋我”(大意为不平空臆断,不相对肯定,不执拗一面,不自认为是)。“九思”为全方位零碎思维:“视思明,听思聪,色思温,貌思恭,言思忠,事思敬,疑思问,忿思难,见得思义。”能如是,当为“正人”;不然,难去“小人”之虞。

      

      学生根,思着花。有意思的是,孔子的嫡孙字“子思”,一代“述圣”,继往开来,踵事增华。子思所作《中庸》,苦口相劝,要言不烦。中有一言,直证知行逻辑链,经典——“博学之,过堂之,慎思之,明辨之,笃行之”。

      

      ——思为“学”业,领跑者当“读破”书。

      

      学与行

      

      儒家追求肉体不朽,旨在“立业而立人”。“太上立德,其次犯罪,其次立言。”通读《论语》,四处可见“三立”踪迹。

      

      “立”的条件是“学”,学的晋升是“思”,思的跃迁是“行”,行的反哺是“知”。这一学理到了明朝大儒王阳明那里,就凝集成四字真理“知行合一”。

      

      孔子谨严慎独。他把批评与发明都融注在言传身教中。你看他“述而不作”,却一句话顶一万句,留下了《论语》这座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思维宝库。

      

      “兴于诗,立于礼,成于乐。”学问有用论,学问未必改变命运说,如斯悖论,在孔子看来却是不移至理。他老人家甚至发狠话,真实读不进书,学学下棋也是无益的事。上面这段话,仿佛是教诲“小孩子”的,苦口婆心,语不重却心甚长——“小子何莫学夫《诗》?《诗》能够兴,能够观,能够群,能够怨。迩之事父,远之事君,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。”

      

      孔子博闻强识,但毫不死学,毫不“学而不思”,要诀在于“一以贯之”——晋升一个层面,以“道”贯“学”。这一思维,到孟子处,进一步施展,翻转成“尽信书则不如无书”,高明!

      

      学致使道。孔门后辈多能推己及人,以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“己欲立而立人,己欲达而达人”的大胸怀开创“四海皆兄弟也”的仁爱大田地。

      

      学以济世。《论语》一开篇,孔子就热忱洋溢地宣告: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!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!鬼不觉而不愠,不亦正人乎!”而后,循循善诱,“听其言而观其行”,既给出忠告,“正人讷于言,而敏于行”,又辅导修炼法度,“志于道,据于德,依于仁,游于艺”。

      

      学而不克不及致用,学而无益人生,枉学也。试看,“子曰:‘诵《诗》三百,授之以政,不达;使于四方,不克不及专对,虽多,亦奚认为?’”不满之意,言外之音。

      

      出格要提的是,《论语》一书中,“三思而后行”一则,回味无穷。原文如是:“季文子三思而后行。子闻之,曰:‘再,斯可矣。’”季文子为鲁国医生,其人以行为圆熟“三思而后行”为时人歌颂。对此,一代贤人孔子何故会不识时变、绝后起事?

      

      “事有贵于刚决,多思转多私。”可能,孔贤人的这句话隐隐给出注解。“三思”,多思也,兼权尚计,一般说来,不嫌多。当下许多“一把手工程”多缘“任性而为”致后患无穷。但,思行有节拍,凡事因人因时因机而有异。季文子这人的特性等于老于世故,偏藏私心,患得患失,犹豫不决。错失良机,不应问责?难怪孔贤人要半开打趣地提示:“想两想就够了!”这是怎么的诙谐与睿智啊!

      

      甚么叫审时度势,甚么叫与时俱进,甚么叫准绳性与灵活性,甚么叫量体裁衣、因材施教……担负与创新,素来需要文明盲目。

      

      ——行为“政”业,为官当无为。

    上一篇:愿天下人,心无挂碍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